甜不辣底层小兵。每天都愿意为Captain Cormac和Haytham大团长肝脑涂地。

是,很久以前那个ABO短篇的后续()16年12月的,不过好像被河蟹了(……)这篇也是那几天写的,没文笔,还是个残骸,并没写完。
是存个档。tag就打一天。
HS,注意避雷。
————————————

Shay对于大团长的感觉本来是很纯粹的。
上司兼单恋对象,仅此而已,没什么别的需要考虑。每天台面上认认真真听话勤勤恳恳工作,私下里偷偷摸摸对着那张脸发发呆,偶尔做做不可描述的桃色美梦什么的。他不知道Haytham是不是看出来了他的小心思,但只要他不点破,怎么想怎么做都是Shay自己的事,和谁都没关系,谁都管不着。
然而当这种微妙的平衡被打破,他无法分辨这一步到底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抢先迈出,亦或许是兄弟会那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刺客们该死的推波助澜,但他必须承认的是,不可避免的,这关系变得复杂了。
自从那一次意外的被动发情之后,Haytham的态度陡然变得捉摸不定。即使在那之后他们之间的互动依然保持着旧有的上下级关系,日常接触简单直白点到为止,但这不能阻止Shay时常想起那个堪称美妙的傍晚,不能阻止那一缕浅淡的香气萦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于是这曾经习以为常的苍白接触也变得难以忍受了。
欲望是无法填满的深井,一旦尝到满足的味道,就会渴求许多,更多。而心中的野兽一朝脱困,便拒绝理智的再次束缚。

Alpha的性格中永远存在着冲动的成分。这直接导致Shay做下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但是显然的,直到挂在大团长卧室的窗外时,他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所以你为什么要在半夜穿过整个警戒区跑到我的卧室来呢,Shay?”
当看见像只大蝙蝠一样挂在窗外的Shay时,Haytham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色。事实上,感到惊讶的是Shay自己。
他在Haytham的默许下翻进了窗户。眼下已是深夜,Haytham的卧室里却仍然点着蜡烛,卷宗与笔记摊开摆在桌面上。而他本人虽然换了睡袍,但显然还没有休息的打算。
Shay知道Haytham会间歇性的工作到很晚,但没想到会让自己撞个正着。他有些局促的站在窗边,一边绞尽脑汁编造能用的借口,一边不受控制的将目光飘向Haytham敞开的睡衣领口。
“有些问题⋯⋯需要向您寻求答案。”
“没人会在半夜询问公事,如果不是十分紧急,这应该等到明天晨会。”
“是的,”Shay大着胆子若无其事的说,“所以肯定不是因为公事啊Sir。”
他看见他的大团长眯了眯眼,却没有多余的动作。暖色的烛光柔和了那张脸的轮廓,模糊了一些神色。
这是个好兆头。
Shay慢吞吞的走过去,靴跟踏在地板上的轻响,一步一步押着心跳。他慢吞吞的问道:“您会赶我出去吗?”

仿佛沉默了很久,他才听到那个他为之着迷已久的伦敦口音,上扬的尾音轻快而撩人。而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我想,即使是不请自来,将客人赶出去也是很失礼的行为。”

喔。他真是爱死这个声音了。
Shay猛的上前一步顶住Haytham的肩膀,将余下的尾音模糊在相触的唇间。
毫无技巧可言的噬咬,欲要拆啖入腹的舔舐。他感受到Haytham喉间溢出的低笑,嘲笑着他的急切。胸腔的震动,Haytham渐渐加快的、和他自己早已如同鼓擂的心跳声混合着血液的冲刷鼓动在耳膜。
他错误的把这当做了邀请。

————————
后面总结下就是鳕提枪不成反被日的过程(。)
因为感觉写出了bug而且还越来越ooc,于是废掉了(ni)发出来只是存个档。
唉。丢人。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