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不辣底层小兵。每天都愿意为Captain Cormac和Haytham大团长肝脑涂地。

吴·就是不好好写文·写也写不好·琼。
算是现代AU“最好为我带杯咖啡”的片段内容。
脑洞有一个就写一个嘛(打死)
ooc警告。

—————————————————————
【带咖啡】片段灭文:文件

  理论上来说,圣殿骑士团的任何内部文件资料都是禁止被公开的。它们通通被一套完备而严密的程序条框保护封锁。值得一提的是,这道程序对内也同样一视同仁。这就意味着如果你只是一个保镖或者小码农,那么在有限的职业生涯中你将永远也无从得知你的顶头上司背地里都干了些什么勾当。

  “而如果你是一个圣殿骑士团大团长,那么思考角度就完全不一样了。”
  谢伊抱着笔记本电脑——从背面隐约的反光可以看出这台电脑属于海尔森,只有他会闲的没事儿给电脑贴膜——长吁短叹。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这么做,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这些自言自语也无处安放。他只是找点事做来分散一下注意力,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心虚。
  但是当然了,海尔森总有办法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所以他甚至没有试图去销毁作案证据。
 

  因此当海尔森推开书房的门的时候,他就坐在那儿等他。

  “看来我需要更新我的防火墙了。”
  “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电脑有两个登录用户名。”
  海尔森挑了挑眉,似乎对于这个答案有点意外,因为对于谢伊来说这的确不能成为一个理由。
  “……看了哪部分?”
  “……呃,我应该知道的那部分?”
  “……”

  当谢伊看见海尔森抬手按住了额角的时候,就知道他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的心虚转化成了对方的。
  “事实上我并没有打算瞒着你。”海尔森的表情平静而自然,他说着转身脱掉外套并将它挂在门后的衣帽架上——如果忽略掉那比平常夸张了半分的动作——就好像在说今天你为什么没去上班一样正常。
  “——你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谢伊好心的帮他补充道。
  “是的,”海尔森说道。他将桌旁的另一把椅子拉过来,和谢伊对面坐下。座椅底部的滑轮在地板边缘滚过,发出咯噔的声响。
  “但我想也许你已经知道了——鉴于你平淡的反应,说实话,让我有些意外。”

  这架势有点认真,谢伊想。
  “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反应?”他忍住笑意,将脸一沉:“天哪你这变态竟然连我小时候尿了几次床的资料都有!原来在我上你贼船之前你就已经暗中观察我很久了!你有什么企图!”
  然后他在对方一脸你别是个傻子吧的表情里自己破了功。“满意你所看到的吗?——也许现在你会庆幸我早就知道了。”

  “但是不,”谢伊眨了眨眼,“我的确是刚刚才发现的——其实我只是想找找你下个星期的日程安排表,你知道我即使作为贴身保镖也依然没有那个权限。”
  “然而你现在所做的仍然能使窃取机密的罪名成立。”
  “我不觉得我用你的电脑查看一下我自己的资料有什么不对?”谢伊窃笑着贴过去,吻了吻海尔森那被他自己揉得略微发红的额角的皮肤。“即使你是个圣殿团长而你的电脑和技术属于骑士团公有财产?”

  他们之间隔着的书桌使这个动作十分别扭。就在谢伊退开的这时候,海尔森忽然伸手扣住了他的后颈压向自己——谢伊顺从的向前伏下,过于前倾的重心使得想要单纯靠腰腹力量挣脱变得艰难,虽然他并没有试图去尝试。

  “我想我太纵容你了。”海尔森低声说道。
  他们的距离很近,那么近,近到谢伊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用自己的鼻尖蹭到对方的,近到海尔森灰蓝色的虹膜映上了对方的一抹金棕。
  “圣殿拥有堪比ctOS的追踪系统和数字信息库,而作为团长,我刚好掌握着启动和使用它的权限。”海尔森盯着谢伊的眼睛,“我只能依靠它才能确认一些东西。”

  谢伊同样盯着他的,直到金棕色的眼睛和喉间都渐渐涌上笑意。
  “你不需要解释,海尔森。”

  “我知道。”他说。
  “但是还有一点我必须要说,那就是我所收集到的资料里绝对没有包括你小时候的尿床记录。”

  然而这最后一句话最终模糊在谢伊大笑着的亲吻里。

  END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