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不辣底层小兵。每天都愿意为Captain Cormac和Haytham大团长肝脑涂地。

【HS】如果我早知道这是你家后院

现代AU“最好为我带杯咖啡”(以后我就简称【带咖啡】了好吗😂)的片段,同时也是和 @要篱不要笆 的文画手调查问卷内容www
警告:1.现代AU,私设逆天,ooc严重。
             2.画手写文,你懂的。

祝愉快www
————————————————————————


  雨下得很应景。


  当谢伊最终摔倒在一片静心修剪过的草坪上时,他这样想道。
  雨水渗透了他身上每一个角落和每一寸皮肤,湿透的帽衫贴在身上好像一层冰冷的膜,兜帽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随着动作滑落在颈边。溅起的泥水有一部分进入了贯穿右眼眉骨与颧骨的伤口里,带来一阵沙石磨砺的痛感。

  也许自己是应该剪剪头发。他有点烦躁的想。半长的湿漉漉的发丝戳在伤口里的感觉很不好受,可他连抬手将它们拨开的力气都没有。

  除了右眼的伤,左腿大概也出了点问题,先是从三层落下的时候着陆不稳,后来又被一枪打中了小腿。好在是穿透伤,手枪的口径也不大,否则他连安全屋都跑不出来。


  但这一枪原本不应该在小腿。他想。爆炸前一秒,在他从天台坠落的瞬间进入视野的灰色风衣再一次自眼前闪过,迎合着冲天的火光顽固的滞留在他的视网膜上。

  它应该在我的胸口,连恩。



  暴雨没有要停的迹象。
  谢伊挣扎着磨蹭到草坪边缘的屋檐下,像个装满稻草的破麻袋一样瘫在那里无法动弹——并不算宽的屋檐无法将他整个人完全庇护,他只得侧过身子好让左腿享有一个相对友好的干燥的环境,至于右侧——穿过整个城市上空的雨滴打在皮肤上有着微弱的痛感。雨里似乎还裹挟着因为爆炸而被送上百米高空的烟尘与灰土,但谢伊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里离“鹰巢”足有七个小时的车程。

  这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但是……至少现在他可以像一个真正的破麻袋一样躺上一个晚上,如果走运第二天醒来不是在小黑屋里被人用枪顶着,并且伤口没有感染——前者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暴雨对双方而言都很公平的造成了阻碍。而后者随缘——那么明天他可以逃到更远离刺客控制范围的地方去计划下一步的行动,虽然他很不喜欢这个说法。


  他现在才有机会好好环视一下周围的环境。落入眼中的雨水和血液使视野被斑驳的色块扭曲填充,透过它们可以看到整齐的小丛开着白花的灌木,身下精心修剪过的草坪和远处除了装饰外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的矮墙,刚刚他还拖着受伤的左腿爬过它并且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有些惨不忍睹的痕迹——哪个有钱人家的后院,显然。种种迹象都表明在身后靠着的宅子里一定有人居住,不管是主人还是保姆或是别的什么人,总之希望他们做个美梦——好好睡觉不要起来搞事。

  然后……哦,今天一定不是我的幸运日。


  伴随着亮起的灯光还有开门声,随之而来的是鞋底踏过草坪积水的啪嗒的声响,混合在雨中听不真切。



  雨小了些。
  谢伊顺着那双即使沾了些泥水也依然锃亮的皮鞋向上看去,经过单薄的真丝睡裤与衬衫,最终停在那在暴雨的夜色中被黑色雨伞投下的阴影遮掩着的面孔。


  谢伊透过眼中朦胧的雨水与血水,看着伞下那张即使模糊也依然能看出来心情不佳的脸,无法控制自己说出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搭讪:


  “……嘿,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END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