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不辣底层小兵。每天都愿意为Captain Cormac和Haytham大团长肝脑涂地。

【带咖啡】Ever on the way(HSH无差)

大家好又是我。
甜饼,甜到发腻,甜到ooc(重点)被雷到请轻拍,但拒绝谈人生(ni)
可以看做【带咖啡】的番外,当然当成正文也没什么问题,无脑无剧情。
推荐BGM:《Stay Here Forever》,原本脑洞也来源于此。
好了往下慎重。
——————————————————————————

  专车,司机,出行计划,作为一个大企业老板的最低标配。
  不多不少,但圣殿骑士团大团长仍然很难说服自己这没什么不对。

  “别板着脸,也别告诉我你不喜欢飙车,我看过你的保险单。”谢伊偏过头,在后视镜里寻找海尔森的眼睛。
  “你成功的为自己赢得了新一条不良记录,”海尔森从书中抬起头,冲谢伊勾起一个情真意切的假笑,“还有,我想你不会忽略它的赔款日期,那是曾经。”
  而对方则毫不掩饰他对此感到的愉悦。“别这样,我的意思是,那很可爱。”他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在海尔森来得及制止之前打开了天窗。“这是所有行程方式里沿途风景最优美的那个了,虽然没山没水只有草,但好歹比盯着机舱壁和打包难看的物资好多了——你不觉得有种公费旅游的感觉吗?”

  失了天窗和顶棚的遮挡,一百八十迈的时速变作风涌进来灌满整个车厢,干燥的沙土气息夹杂着草叶将海尔森膝上的书页哗啦啦的卷动着直翻到序言。
  他把书合上放在一边,谢伊得逞的窃笑被风分割成零散的碎片从耳畔呼啸而过,显得模糊又遥远。
  “你应该尝试着别把这种想法在上司面前坦诚的说出来。”
  “噢,好的,那么Sir,Boss,Master,Haytham——”
  谢伊就那么将双手从方向盘上放开,顺着风吹来的方向向后倒去,驾驶座的靠背将将抵在海尔森的腿上。他仰面看着海尔森,天光将他金棕色的眼睛照得发亮,显现出一种更明快的色彩,令他原本的眼神也莫测起来。
  海尔森低头看他,这是种显得略微宠溺的姿态,像是主人看着撒欢的大狗,或者年轻父亲注视调皮的女儿——放在他们两个身上显然并不那么合适。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改变这个姿态。干燥的风梳理他们的头发,将谢伊放肆的呢喃吹散,但他们仍然固执的飘进海尔森的耳朵里。
  “——下面是接受惩罚的时间?”

  沙哑的尾音,和风中凌乱的恼人碎发,它们都存在于一个足够贴近的距离,近到海尔森只需要低下头——
  就吻住他。一个简单的、甚至除了这动作本身外不带任何其他意味的吻,海尔森的唇用相反的方向吻他,在平和的磨蹭后带着湿润的气息依次吻过他的鼻梁、眼眶、伤疤和额头,最后消失在发际处,而以其他部位取代之。狂乱的风削减了这个吻应有的温柔,又增添了些许疯狂和攻击性。
 

  “……哇哦。”
  谢伊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叹,他感受着海尔森将他的额头抵在自己的眉骨上的温度和触感。他躺在那,几乎要忘记自己还坐在驾驶坐上,宏观速度足有一百八十迈。
  “这放在你身上有点……太浪漫了。”
  “我以为这个时候你会闭嘴。”海尔森在施加片刻的压力后重新拉开距离。谢伊为他这个孩子气的举动大笑起来,在一个响亮的口哨声中重重的踩下油门:“遵命,Grand Master!”


  这条洲际公路笔直而漫长,如果他们想,他们就可以一直这样奔驰下去,朝着一个永远正确的方向,松开方向盘放肆又疯狂的接吻,用最快的八十迈将一切都甩在身后。不去思考离开多远,也不忧虑长夜将至。

  或者他们也可以停下来,允许时间追上他们的车轮。他们等待傍晚来临,坐在路过的山坡上目睹落日将天空燃尽,躺在略微扎人的草地上划分星座,闭上眼睛笑着说天空的北方有极光。他们可以就这样在草叶间睡去,又也许会被子夜突然的大雨狼狈惊醒,灰溜溜钻回车里交换一个嫌弃的眼神。却不深究行进方向,也不期待黎明来临。

  他们可以永远在路上。




评论(9)

热度(76)